网吧里丢失的生命
[ 编辑:admin | 时间:2018-04-30 20:52:52 | 浏览:68次 | 文章来源: ]
分享到: 0

 

网吧里丢失的生命

 

◆引言

 16岁的小齐离开了,带着没有见到父母最后一面的遗憾,独自去了另外一个世界。小齐就读于某中等专业学校,寒假开学后独自一人出走。焦急的父母多方寻 找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儿子病危的通知。伤痛至极的父母无法原谅学校,坚持认为学校有责任,学校却以小齐没有返校上课、并且已经通知了家长为由,拒绝承担任 何责任。对于这种年龄较大的未成年学生夜不归宿、擅自离校出走,发生伤害或死亡的,寄宿制学校是否承担赔偿责任?

 ◆案件回顾

 2008年5月,小齐父母来到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,其咨询称:2007年9月,小齐被北京某中等专业学校分校录取。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,寒假 来临,小齐象其他学生一样回到父母身边。2008年2月25日,寒假开学,小齐23日乘火车返回北京。2月28日,因为担心孩子,远在湖北家乡的母亲打电 话给班主任询问孩子的情况,没想到班主任告诉他小齐已到校,但没有来上课。母亲以为孩子因为学习不好厌学了,恳请班主任找小齐谈谈心,聊聊学习情况以及今 后的生活愿望,帮孩子缓解一下压力。后来小齐母亲再次致电班主任,班主任反馈说已经和小齐见面谈过话,但小齐第二天仍旧没来上课。

 后来的几天里,小齐父母一直无法联系上小齐,班主任也不知道孩子到底在哪里。这么大的人了,还能人间蒸发了不成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 3月9日,心慌的父母从湖北辗转来到学校,可依然没有找到小齐。小齐父母赶快来到学校办公室打听,学校领导直到找来班主任才了解到小齐一直没有上课。情况 紧急,学校领导又找来小齐的同学了解情况,同学称几天前曾经见过小齐,29日中午和晚上,小齐都在宿舍,但这几天便没再见过他。有一个同学回忆起29日晚 上,曾经在小齐宿舍听见他说“我不上了,我在‘蓝带’(网吧)那里混的好好的,还来这破学校干啥。”

 听到这里,小齐父母和学校老师都认为,小齐因为厌学,自己离开了学校,可能会在周围的网吧打工或上网。随后,大家先后用学校电话和同学电话试图联系小 齐,没想到都被挂断了。小齐的同学给小齐发了条短信,问他在哪里,想去找他玩。结果收到小齐回信:“滚,别给老子装。”随后的几天,小齐父母在学校附近和 各个网吧寻找小齐未果。因接到小齐外婆病危和病故的消息,小齐父母先后赶回家料理外婆的后事,并嘱托学校和小齐的大伯在北京继续寻找。

   在给小齐的外婆守孝期间,父母始终放心不下儿子,他们准备守孝期满立即动身去北京,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还没等到出发,他们就接到了小齐病危的通知。 4月14日,一个自称是小齐同学的人打来电话,说小齐现在湖南某医院生命垂危,医院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书,让他们赶快到医院。小齐身体一向不错,为什么突然 病危?心急如焚的父母彻夜赶路,先乘出租、大巴,又搭乘火车,一路惊慌失措,频频遇到危险,终于赶到湖南某医院。此时小齐已经深度昏迷,通过专家会诊和检 查,诊断为大脑缺血、缺氧、水肿,随时有生命危险。直到这时,小齐父母才了解到,当时小齐离开学校,与同学商量出去打工,到了湖南。但是因为工作太难找, 受到打击的小齐日夜泡在网吧里上网,沉迷于网络游戏中,每天仅以方便面为生,感冒生病了也无钱去看。因为缺乏营养,又没有人照顾,小齐身体素质急剧下降, 终于引发了疾病。5月5日早晨,小齐经抢救无效,在医院死亡。经过司法鉴定,认定其非刑事被害,属自然疾病致死。

 ◆维权手记

 2008年5月28日上午,小齐父母通过网站找到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咨询,希望我能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。经过访谈,他们对小齐离校时间以及离 校后的情况等事实并不了解。我首先安抚了他们激动的情绪,并分析了相关的法律规定。我们建议他们继续了解有关事实,并注意向小齐同学等人收集小齐到校报到 和离校后学校未及时告知家长的证据。

 在与小齐父母沟通索赔要求的时候,他们坚持认为学校没有及时通知,因此要求学校至少承担小齐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的40%。我向小齐的父亲分析了该案案情和诉讼风险,如果证据充分,学校应承担一定责任,但可能达不到小齐父母的期望。

 送走小齐的父母,在目前仅有的一点线索下,我展开了对事件的调查。我马上向家长提供的一名同学了解案件情况,但该同学称不知详情,也不愿作证。

 6月3日下午,我联系了小齐就读的学校及分校校长办公室,他们都认为是小齐寒假开学后并未返校,学校及时通知了家长,拒绝赔偿,但基于人道主义,可以适 当补偿。学校已经支付家长几千元在北京吃住的费用,补偿也就是这样,不会很多。我们随即向学校了解小齐其他同学情况,学校称学生都已经在不同单位实习,无 法联系。

 6月4日下午,我告诉小齐父母调查了解到的情况,同时分析了本案的两个焦点问题和取证面临的困难。根据现在掌握的案情和证据情况来看,诉讼面临的风险较大,没有证据线索,我们对其的法律援助也无法深入开展。我们建议小齐父亲继续提供线索和小齐其他同学的详细情况。

 6月6日,我再次和学校联系,学校仍然认为自己没有责任,不愿意再谈赔偿的事项。调解再次陷入了僵局,根据已经调查了解到的事实,我们为小齐的父母写好了诉状,考虑到小齐家庭经济困难的情况,又帮他们准备好了诉讼费减缓申请书。小齐父母于8月底到西城区法院立案。

 ◆处理结果

 10月7日,案件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开庭,北京电视台等4家媒体对庭审过程进行了全程报道。开庭过程中,学校提供了全班同学的证人证言,意图证明小 齐返校没有到校上课,不在学校的保护职责范围内。但是,经过当庭分析这些证言,我发现有两份证据恰恰证明了小齐曾在学校留宿的事实。这两份证据反而为我们 的主张提供了证明。于是,我提出现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小齐属于擅自离校,当时学校并没有及时通知家长,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。我在提出学校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的 同时,也提出学校应当协助原告取得保险赔偿。第二次开庭前,学校配合小齐父母取得33189.65元保险赔偿。

 2008年11月28日,西城区法院作出(2008)西民初字第10958号判决书,采纳了我在庭审中提出的意见,认为被告学校对小齐报到后又离校且夜 不归宿的情况未及时采取措施寻找,未及时通知监护人,导致监护人在一定时间内无从履行监护职责,丧失寻找小齐的最佳时机,对小齐脱离监护期间死亡的后果承 担一定责任,判决被告赔偿小齐父母医疗费、交通费、丧葬费、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三万五千余元。

 ◆法律分析

 本案是一起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学生伤害案件,它的代表性体现在,年龄较大的未成年学生擅自离校出走,发生伤害或死亡的,学校是否应承担责任。而本案的焦点 问题在于,小齐就读学校对于小齐离校出走是否存在过错、过错的程度,以及是否应当对小齐的死亡承担民事赔偿责任。对此,我认为:

 第一,学校对于小齐离校出走存在过错,应当对小齐的死亡承担一定民事赔偿责任。

 在对本案讨论中,有的律师认为,学校虽然没有主动通知,但在家长打来电话时已经告知家长学生没有上课的情况,因此学校对学生出走后死亡不承担责任。我不 赞同这个观点。学校虽然告知家长,但并没有告知家长小齐夜不归宿和离校的情况,属于告知内容不详细、全面,使家长对小齐身处的危险情况不能充分认识和足够 了解,延误了家长及早寻找的时机,有一定过错,应承担一定责任。

 1、学校对小齐夜不归宿、擅自离校情况没有采取有效措施,对导致小齐离校出走存在过错。

 小齐在报到后又离校,且在一定时间夜不归宿,此后从学校出走,班主任老师和宿舍管理老师均发现该情况,但学校对此情况并未采取有效措施。作为学校,根据 《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》、《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》、《中小学幼儿园安全管理办法》等法律法规规定,应当及时将小齐的情况告知监护人,但学校在履行这一义 务过程中存在疏漏,学校也可以采取通知公安机关的方式,对小齐进行积极的寻找,但根据现有证据,学校并未履行这项义务,导致失去了寻找小齐的最佳时机。

 2、学校在履行告知监护人义务时有疏漏,未全面、准确告知监护人小齐的在校情况,存在过错。

 小齐夜不归宿和擅自离校的情况学校教师已经及时掌握,由于小齐系未成年人,学校应当可以预见到其离校后可能出现的危险,应当将此情况及时通知监护人。首 先,学校未及时主动履行通知其监护人的义务,在小齐父母向班主任多次询问时,班主任才告知小齐未来上课;其次,在小齐父母与班主任的数次通话中,班主任仅 向小齐父母表述小齐没来上课,而没有将小齐夜不归宿的情况明确告知,使小齐父母不能意识到小齐面临的危险。另外宿管老师表述,其2月25日至事发之日查寝 时小齐均不在宿舍,但这些情况,学校均没有告知小齐父母。对住校学习的外地学生来说,“没有上课”与“夜不归宿”是完全不同的概念,面临不同的人身危险。 学校的告知内容只表述了没有上课,这就使监护人无从了解小齐所面临的巨大人身危险,导致其脱离父母监护和学校保护。由于学校没有履行上述义务,导致小齐父 母无从履行监护职责,也丧失了寻找小齐的最佳时机。在此情形下,学校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
 3、学校安全管理存在不足。

 首先,小齐已经实际到校,并与班主任在学校谈话,但班主任却未及时将小齐在报到名册上进行登记,以致学校相关部门和领导不能了解学生是否返校,也不能及 时采取有效措施对学生进行管理。第二,对于寄宿学生出现夜不归宿、擅自离校的情况,学校既没有专门人员负责及时通知家长,也没有采取任何寻找或报警措施。 这足以说明学校在对学生日常管理和安全管理方面存在过错和疏漏。

 第二,小齐父母作为监护人对小齐的死亡后果应当承担主要责任。

 小齐离校时16周岁,属于年龄较大的未成年人,按照该年龄未成年人的一般状态,他们对社会的认知能力、适应能力已接近于成年人,行为的自主度也更强,其 离校出走并且下落不明,是其本人的决定。小齐作为限制行为能力人,其监护人应当对其行为承担监护责任。尤其在得知小齐出走、下落不明的情况下,小齐父母并 未及时采取通知公安机关等有效方式对其进行寻找,进一步扩大了小齐离校出走导致的损害后果,虽然小齐父母在此期间忙于小齐外婆的丧葬,但也不妨碍其通过报 案的方式寻找小齐。因此,小齐在出走期间死亡,其父母负有主要责任。

 ◆结语

 无论是谁该承担责任,无论该承担多大比例的责任,都已经无法挽回生命的逝去。如果父母能够多跟孩子谈谈心、多关心孩子一点,如果学校能始终从学生的角度 着想,小齐也许不会不声不响、意志坚定的离校出走,拒绝告知父母和学校自己的所在地。我们的学校教育、家庭教育究竟出现了哪些问题,如何避免此类事件的发 生,才是家长和学校都应当深刻反思的。


注:本文出自《实践中的儿童权利――未成年人权利保护的42个典型实例》,作者: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张雪梅。


[出处:] [教育时评]暑假家长必须管好自己的孩子 2016-9-26  13:56:10
上一篇:小区里摔伤的孩子
下一篇:小区里摔伤的孩子
阳光在线企业邮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