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、教书、写书:我让自己的教育生活慢慢地滋润敞亮起来(二)
[ 编辑:刘银萍 | 时间:2019-09-24 15:47:13 | 浏览:9次 | 文章来源:人民教育 ]
分享到: 0


02书伴我成长

“选择做教师,就是选择一生的修炼。因为教室里的每一个孩子,都是一个家庭的整个世界。”

由于数学太差,高中毕业我没能力和运气挤过独木桥,在“英语老师奇缺的岁月”中,登上了中学讲台。

踏入教师的第一步我就后悔了。迷茫,不知所措,几乎让我窒息。由于没有“合法身份”,我是“革命的一块砖,哪里需要哪里搬”。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我从没学过生物学,所在学校因生物老师调离,校长安排我教植物。适逢参加专业合格证语文学科培训,学校正准备安排我下学年起教语文。所以,我一边学着中文专科的教材,一边教着风马牛不相及的植物;一边听着老师讲唐诗宋词,说文解字;一边又给学生讲遗传变异、植物的分类。

我边教边学,经历了三个寒暑,终于挤进了末班车,进入了大学。一本一本的书,就像一节一节的脊椎,稳稳地支撑一个不一样的人。我们60后,与诗书暌隔久矣,不只在个人,是时代的疏离。大学几年的诗酒孟浪很快结束,但正是大学的气氛和精神让我待人接物“言为仕则,行为世范”。

才、学、识,乃师者必备,“非识无以断其义,非才无以善其文,非学无以练其事”。磨刀不误砍柴工,如果说读书对于提高认知能力是“磨刀”的话,那么一定可以大大提升教书“砍柴”的效率。

自励在心,自行于途。读书一要“定力”,做到“小火烧温水,常烧不断火”;二要“实践”,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,读、写、教须共此时。

其时,文学还炙热如日,一篇文章便让底层人士命运顿改的神话时有发生。教学之余,我开始将所感所悟变成文字。我平生第一个“豆腐块”大概是歪打正着之故,竟然被《中小学外语教学》录用了,收到样刊的那日,我翻了一夜“烧饼”,难以成眠,也因此踌躇满志起来,以为吃了人间的小菜,就可以作天下的文章,对“豆腐块”已有些不感兴趣了,梦想搞一篇“大块头”的文章一惊四座。于是,写论文的欲念就这样萌发了。写什么呢?我就凭借肠子里那么两滴墨水,一点可怜的教学经验,东拼西凑,妄想写出一鸣惊天的文章来。奈何,闭门造“车”,车的轱辘无法转动。屡屡试笔,屡战屡败。

重新分工的第三年,我正在办公室研读一本语法书,有同事进门来,递给我一封信,说:“《中小学外语教学》来的,快看看吧,是不是你久盼的?”那是主编易代钊的信,字迹有些潦草。信封上的红字很醒目。打开看信,我坐在床上,垂着双腿,泪如雨下。他认可我的作品,并赞美我的才华“在闪闪发光”。这封信似乎打开了我的“聪明孔”,我一口气发了几十个豆腐块,和数篇教学论文,如19976月在《人民教育》上发表了《教材编写应遵循六个字》一文,19989月在《中小学外语教学》上发表了《JEFC教材误点樜谈》。

无论是作为课外爱好的“写”,还是课内的“讲”,我较好地实现了“三年成才、五年成为骨干、七年挑大梁”的自我规划。对于写,无论是赓续文脉还是淬炼新知,我很快学会了听取别人的意见,学会了必须的格式和注意修饰与回避的“潜规则”。不管是“削足适履”还是训练有素,总之我成为一个“作家”,交出可以“用”的有光彩的稿子。

对于“教”,我回顾初衷,惘然若失。一种要完成一件什么“成品”的使命似乎绑架了我。“天大地大不如高考大”,使我的“教”变得平庸。我开始一双眼睛死盯着学生,一切围绕分数教学,慢慢让我有些迷茫。


上一篇:读书、教书、写书:我让自己的教育生活慢慢地滋润敞亮起来(一)
下一篇:读书、教书、写书:我让自己的教育生活慢慢地滋润敞亮起来(三)
阳光在线企业邮局